國策空間 National politics

關於部落格
要求得和平,就必須備戰
  • 2956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台灣不願意接受一國兩制?為什麼呢?

再說臺灣問題

我是發3322帖的大灰狼。我在發3322帖時的觀點是:堅決擁護中共一黨專制,堅決支援中共用任何方式統一中國,民族大義高於一切,國家利益高於一切,如果不能和平統一就用武力統一,堅決反對在中國實行西方民主制度,堅決反對用“一國良制”(民主制度)統一中國。

我現在對臺灣問題的看法與以前已經有所不同了,我想說說我現在的看法。

1.為什麼臺灣人不承認自己是中國人?

一些臺灣人不承認自己是中國人,很多大陸人對此感到很氣憤(想當年我也是其中之一),認為這是數典忘祖。就是啊,不管怎麼樣,你臺灣人總是中國人嘛,怎麼可以不承認呢?連祖宗都不要了?就算你反共,也不可以反對自己的國家啊。但是,臺灣人真的是數典忘祖嗎?

先從英語的幾個單詞說起。語言裏有一個規律,大凡人們處理一個物件比較深入細緻,需要描述微妙細小的區別,那麼和這個物件有關的辭彙就比較豐富。中國是蠶絲的故鄉,絲綢是中國的傳統強項,所以中國有種種絲製品的辭彙,綾、羅、綢、緞,每一個大類裏還有小的分類。一般美國人是根本不懂這些的,他們只知道“100%silk(蠶絲)”一個包羅萬象的大類。

中文裏的“國”或者“國家”也可以算是一種“100%silk”的概念。英語裏至少有三個詞要翻譯成“國家”:state,nation,country。

這三個詞有含義重疊的部分,更重要的是含義不同、不可替換的部分。
State,在這三個詞中最接近“政府”,偏重典章制度,表示的是“主權所有者”的那個“國家”的含義,所以有Sovreignstate(主權國家)的說法。
Nation,這個詞偏重民族、歷史、傳統、人文和非自然性非物質性的內容。
Country,這個詞偏重地理、山川河流、城市鄉村等自然性物質性的內容。
和美國人說起美國這個“國家”,不同的意思,不同的句子,就要活用這三個詞,通常是不好換了用的。比如,美國人問你什麼時候來這個“國家”的,用的是“country”這個詞。911事件後,布希總統說:我們“國家”受到了攻擊,用的就是“nation”這個詞。如果說到主權,說到國際政治問題,才會用“state”這個詞。

對於中文來說,通通都用一個詞:國家。

當臺灣人說“我不是中國人”時,這裏的“國”是指政治概念的國,即“中華人民共和國”(State)。可是很多大陸人都把這理解成是文化民族歷史傳統上的國(Nation),認為臺灣人是數典忘祖,從民族歷史傳統的中國(Nation)的角度去指責,顯然是牛頭不對馬嘴。大陸的喉舌也經常蓄意誤導,煞有介事的報導說臺灣某某領導人的祖籍在大陸某某地方,而今該臺灣領導人竟然不承認自己是“中國人”(State),實在是數典忘祖、背叛民族(Nation)云云。
也許會有大陸人說,臺灣人可以不承認自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人”,但不可以否認自己是“中國人”。但問題在於,在國際場合,凡是提到國家,都是指政治概念的國家(即State)。“中國”在國際上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State)”的簡稱,臺灣人一說自己是“中國人”就掉入了“中華人民共和國人”的陷阱。某些大陸人又擺出一副捍衛“中華民國”的樣子:那你可以說自己是“中華民國人”啊,臺灣不是有“中華民國憲法”嗎?臺灣人怎麼可以違反“中華民國憲法”呢?但如果總是說自己是“中華民國人”,未免太囉嗦了,而簡稱“中國人”又會落入“中華人民共和國人”的陷阱,所以臺灣人不承認自己是“中國人”也是理所當然的。而且大陸早就不受“中華民國”管轄,現在的“中華民國憲法”的效力也只及台澎金馬,“中華民國”現在的範圍其實也就是台澎金馬地區,所以“中華民國在臺灣”也只是“中華民國”政府面對現實的做法。就像外蒙原是中國領土,後來獨立了,“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不也得面對現實? 怎麼不去收回?“中華人民共和國”可以面對現實,“中華民國”當然也可以。

臺灣如果說“中華民國在全中國”,大陸不承認,由此導致大部分國家也不承認,這條路被堵死了。臺灣迫于現實,只能另謀出路,表示“中華民國在臺灣”,可這又被喉舌稱為是“製造兩個中國、一中一台”,真是被逼上了絕路,你說臺灣人容易嗎?大陸人一方面不承認“中華民國憲法”,另一方面卻又指責臺灣人違反“中華民國憲法”;一方面主張全力扼殺“中華民國”的外交,把這條路徹底堵死,另一方面卻又振振有辭的質問臺灣人為什麼不聲稱“中華民國是代表全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大陸先把臺灣人正在走的一條路堵死,在臺灣人無可奈何只好另謀出路的時候,大陸人卻大義凜然的質問臺灣人為什麼不繼續走這條死胡同。按照這種邏輯,臺灣人只有一條路,那就是向大陸繳械投降了。又有人說了,你別胡說八道,誰說要臺灣繳械投降?不是還有那個“誰也不吃掉誰”的“一國兩制”嗎?可是,這“一國兩制”真的是“誰也不吃掉誰”嗎?

2.“一國兩制”是什麼

臺灣人和大陸人對“一國兩制”的看法的差異可以說是最典型的反映了臺灣人和大陸人在思維方式上的差異,或者,更準確地說,是反映了民主社會的民眾和專制社會的民眾在思維方式上的巨大差異。

在大陸人看來,“一國兩制”的方針已經可以說是仁至義盡了,好得不能再好了。為什麼臺灣人還是要在雞蛋裏挑骨頭呢?“一國兩制”,大陸搞大陸的社會主義,臺灣搞臺灣的資本主義,誰也不吃掉誰,如此兩全其美的制度,為什麼臺灣人不要?在大陸人看來,“一國兩制”是臺灣民眾一旦真正瞭解就必然會接受的。但在現實中,絕大多數臺灣人卻反對“一國兩制”,臺灣人居然還總是說自己不願意受中共的統治。大陸人看到這種觀點後,都會覺得很莫名其妙,往往會反問:誰說中共要統治你們?你們瞭解“一國兩制”嗎?在這種情況下,大陸人會很自然地得出一個結論,即:臺灣人被臺灣當局和台獨勢力洗腦了,導致臺灣人根本不瞭解“一國兩制”的內容。這個結論的推出在大陸人的思維方式中可以說是非常合乎邏輯、非常正確的,甚至是無懈可擊的。就是啊,“一國兩制”那麼好,保障了臺灣人在統一後的地位,臺灣既享受了高度自治,又與大陸共用偉大祖國的榮耀,你臺灣人還有什麼可擔心的、還有什麼不滿意的?可令大陸人想不到的是,臺灣人硬是不肯接受,硬是害怕統一後沒有保障。所以,這除了得出“臺灣人被洗腦、不瞭解一國兩制”的結論之外還能得出什麼結論呢?

然而,在我看來,事實正好相反。臺灣人的這種擔心正是建立在他們對“一國兩制”的認識遠比大陸人更透徹的基礎上的。不明白?我解釋給你聽。民主社會的民眾和專制社會的民眾在政治理念上有著本質的差異:民主社會的民眾假定政府是壞的、必然具有專制的傾向,所以他們認為必須要有完善的制度來制約政府、防止專制、保障人權,除了制度什麼都不信,自然也不相信“一國兩制”。大陸人一定會大惑不解地說:“一國兩制”不就是對臺灣同胞的制度性保障嗎?大陸人的這種看法,是極權社會下的思維方式的必然結果,這說明極權政權的洗腦和愚民政策取得了驚人的成功,展現了全天候全封閉地毯式反復洗腦的巨大威力。

什麼是制度性保障?真正的制度性保障是整個社會都必須遵守的規則,其首先制約的目標就是政府。因為在一個國家裏,最有可能、最有能力做壞事的就是政府,制度必須首先能夠制約政府,絕不能讓政府淩駕於制度之上。舉例來說,美國人為什麼會有言論自由?是因為美國政府心胸寬大所以允許美國老百姓惡毒誣衊党和政府?當然不是,美國人之所以有言論自由並不是因為美國政府自願被罵(世界上不存在這樣的政府),而是因為言論自由是受《美國憲法》第1修正案保障的公民權利,美國政府根本就無權剝奪。如果政府想取消就能取消,還算什麼“制度性保障”?

而在專制社會中,所謂的“制度”只不過是反映專制政府意願的一項政策而已,這種政策本身的好壞以及如何實行完全受制於專制政府本身。比如說,我們中國人都很喜歡清官,但清官的存在乃至公正執法完全是建立在皇帝意願的前提下的,清官的命運完全系于皇帝的意志。清官再好,也仍處在皇帝個人意願的主宰之下。同理,“一國兩制”再好,也仍在中共專制體制的控制之下,中國的現存制度對中共自身起不到任何制約作用。請各位愛“一國兩制”人士捫心自問,如果中共要取消“一國兩制”,誰能攔得住?而且中共在做任何決策前都是洗腦先行,在強大的“正確輿論導向”下,那些今天拼命擁護“一國兩制”的人,到時候很可能就會毫不猶豫地拼命反對“一國兩制”。

專制社會的民眾沒有權力制衡的意識,沒有制度制約政府的意識,他們對廣義的政府概念缺乏一種天生的警惕感、不信任感,而只有“某個(具體的)政府好不好”、“某個政黨好不好”、“某個皇帝好不好”的思維,把希望完全寄託在某個好政府或好政黨上面;民主社會的民眾則完全不同,他們壓根就不相信政府會自覺為人民服務,認定政府有自我擴張侵犯人權的本能,必然會變壞,絕對的權力絕對導致腐敗,所以他們往往強調從制度上去制約。這兩種思路有本質的區別。

從兩岸論壇上的一些帖子的比較也可以看出大陸人和臺灣人在思維方式上的差異。大陸人在為大陸的政治制度進行辯護時,總是強調中共是如何如何能自己改正錯誤、中共的主觀意願是如何如何好之類,而絕口不提怎麼制約中共,好像中共就是天使下凡,根本就不需要制約;而在臺灣人的帖子裏,好像還從來沒有出現過強調臺灣的某一個政黨在主觀上是如何如何好的言論,都只是強調臺灣的民主制度。大陸人強調的是參與遊戲的人的道德品質,臺灣人強調的卻是整個遊戲的規則。

臺灣人不相信中共的承諾,這是民主社會下的思維方式的必然結果,是再正常不過的現象,但到了那些對民主一竅不通(卻自以為很懂)的大陸人眼中,卻成了“對共產黨有偏見”、“受國民黨長期反共教育的影響”。從根本上說,臺灣民眾不信任所有政黨(當然,因為中共完全不受制約,所以就更不可信)。這裏可能會有人說,臺灣人不是相信民進黨嗎、不是把票投給民進黨了嗎?對,臺灣人的確把票投給了民進黨,但這是因為民進党本身就是現代議會政黨政治的產物,是代議制民主的產物,選民的信任完全建立在民主體制正常運行的基礎上。與其說臺灣人是相信某一個黨,還不如說是相信民主制度。
把實行“一國兩制”的希望完全寄託在對中共承諾的信任上,對於生活在與民主思想完全對立的政治文化的環境中、完全沒有任何權力制衡意識的大陸人來說是很順理成章、習以為常的事情,但是對生活在民主社會中的臺灣人來說,則是極其荒謬的。而且,歷史也反復證明,中共在49年前一直鼓吹要讓“人民當家作主”,49年後的中國大陸卻進入了中國歷史上最黑暗的極權社會,其殘暴腐朽程度遠遠超過49年之前國民黨統治的所謂“萬惡的舊社會”。這正是權力缺乏制約的結果。看看中共自己制定的憲法,憲法所規定的公民權利實現了嗎?連保障全中國12億人民基本權利的國家根本大法都可以肆意強姦,那保障2300萬臺灣人民基本權利的“一國兩制”又算得了什麼?專制社會中的所謂“制度”、承諾都是不可信的。中共可以主宰“一國兩制”,“一國兩制”絕不可能制約中共,這就是“一國兩制”的實質。大陸和臺灣在政治理念上有如此大的差異,再加上無數的歷史事實,你憑什麼讓臺灣人相信“一國兩制”?

中共說“一個中國原則下,什麼都可以談”,表面上很有誠意,實際上是極其虛偽的。這句話的關鍵在於,“一個中國原則下”由誰來判斷?解釋權完全在中共手裏。中共可以將任何自己不喜歡的觀點說成是“違背了一個中國原則”。臺灣已經提出過聯邦、邦聯、一國兩府、一國良制等,中共肯談嗎?尤其是那個在臺灣民眾中最得人心的 “一國良制”居然被說成是“以自由民主抗拒統一”。中共唯一願意談的只有“一國兩制”,所謂“一個中國原則下,什麼都可以談”,其實是“一國兩制下,什麼都可以談”。不過,如果臺灣真的接受了“一國兩制”,那還需要談嗎?

對了,差點忘了提香港的“一國兩制”了。我記得兩三年前曾在兩岸論壇看到一張大陸人的帖子(編號忘了),內容大意是說,你們臺灣人不用擔心,中共用“一國兩制”收回臺灣後如果出爾反爾,破壞一國兩制,我們大陸人一定會支持臺灣人,會向中共施加壓力幫臺灣人。我相信這張帖子說的是真心話,因為我當時看到這張帖子的時候也是這樣想的,當時覺得臺灣人真是杞人憂天,瞎擔心什麼。我們老百姓都看著呢,中共怎麼可能抵賴?

現在回想起來,就覺得當初這種想法極其幼稚可笑,這實在是太低估大陸人被洗腦的程度了。姑且不論大陸人是否能在自身尚且難保的情況下再去幫臺灣人,單就“破壞一國兩制”的認定,大陸人和臺灣人就會有完全不同的判斷。很可能出現這樣一種情況:臺灣人和香港人認為中共已經破壞了“一國兩制”,而大陸人卻認為中共根本沒有破壞“一國兩制”,你們臺灣人和香港人都是對中共有偏見、逢共必反、沒有國格沒有良知、愚蠢無知罷了;遇到這種情況怎麼辦?這種情況不會發生?可事實上已經發生了,這又涉及到了我前面提到的專制社會和民主社會在思維方式上的巨大差異。對同一件看起來是非黑白很清楚的事情,港臺民眾和大陸民眾的看法往往會大相徑庭。

比如說人大釋法和張子強事件,當年人大釋法事件發生時,我還是親共反美派,我當時對一些香港人的反應覺得很難理解,因為人大釋法限制了大量大陸人來港,明明對香港人有利,為什麼香港人還要疑神疑鬼?根本就是逢共必反。直到很久以後,我才明白:這裏的關鍵是制度,按照“一國兩制”的原則和基本法,香港擁有終審權,可是人大釋法完全破壞了“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原則。有人可能會說,人大釋法也是基本法規定的,但基本法有這種規定本身就說明了基本法的不可靠,人大釋法損害了香港的司法獨立,嚴重違反了高度自治的原則,動搖了香港的基本制度。可能這本身只是件小事,但千里之堤、潰於蟻穴。人大是什麼?全國最高權力機關?立法機關?別逗了,有些大陸人最令人受不了的地方就是他們往往一本正經地向臺灣人介紹中國大陸的所謂“民主制度”,弄得像真的一樣。別來這一套行不行?人大只是中共的一個工具,所謂“人大釋法”就是中共釋法,中共想怎麼解釋就怎麼解釋。就像茆懿心(淩雁)說的那樣:“國家大事”都要聽大陸的,什麼是“國家大事”也由大陸來決定。另外,按照香港所一直奉行的普通法的原則,好像只有法院才有釋法權吧。再說張子強事件,當年張子強在大陸被抓到後,我感到很高興,以為這是一個讓香港人對中共產生好感的機會,還以為香港人一定會感謝中共,因為中共幫香港除掉了一個禍害。但我卻萬萬沒有想到,香港人居然提出了什麼司法獨立的問題,真把我氣昏了,於是我再一次認定香港人是逢共必反。明明是大好事,對香港人有利,為什麼還要反對?但我到後來才明白,對香港來說,“一國兩制”和高度自治的原則高於一切。張子強再壞畢竟只是一個罪犯,所造成的危害再怎麼大也是有限的,仍然在可控制的範圍內。而“一國兩制”的原則如果被中共破壞了,打開了缺口以後,那香港人就有可能失去整個自由,這種本質上的危害遠不是張子強個人的行為能相比的。以上只是舉了兩個比較典型的事例,其他方面的倒退就不一一例舉了。香港人尚且如此,比香港人更重視民主權利的臺灣人當然更不能接受。香港回歸後的情況為臺灣提供了一個非常負面的示範,再加上FLG問題、23條立法問題更是使“一國兩制”名存實亡,臺灣人更不可能相信中共。當然,愛党國人士可以繼續睜著眼睛說瞎話,說什麼“香港的一國兩制搞得很成功”之類。

“一國兩制”本身在邏輯上也是自相矛盾的。之所以實行“一國兩制”,是為了打消臺灣人對中共專制統治的擔心,是為了保障臺灣人的民主權利,但“一國兩制”本身卻正是置身於中共的專制統治之下,其能否真正得到貫徹實行,完全取決於中共自己的意願。這樣一來,問題就出來了:如果大陸的體制能夠保障臺灣人的權利,那麼根本就不需要“一國兩制”;如果大陸的體制根本就是淩駕於一切所謂的制度(包括“一國兩制”)之上的極權統治,那麼即使有“一國兩制”也沒有用。“一國兩制”的結果必然是大陸吃掉臺灣。

3.“一國良制”是臺灣吃掉大陸?

很多臺灣人要求用“一國良制(民主制度)”來統一中國,一些大陸人就說了:我們大陸提出“一國兩制”,我搞我的社會主義,你搞你的資本主義,誰也不吃掉誰,雙方平等,而你們臺灣人卻想用“一國良制”來統一中國,想讓整個大陸也實行你們臺灣的制度,想讓臺灣吃掉大陸,是不是太貪心了?
關於“一國兩制”,我前面已經說過,其實質就是大陸吃掉臺灣。

那麼“一國良制”是否就是臺灣吃掉大陸呢?乍一看,好像的確是這樣,臺灣人要大陸也實行臺灣的民主制度,把臺灣的制度“強加”給大陸,這不是臺灣吃掉大陸是什麼?但是且慢,我們有必要先搞清楚這裏的“大陸”是指什麼。
如果“大陸”是指大陸人民,那“一國良制”就不能說是“吃掉大陸(人民)”,因為“一國良制”是用民主制度統一中國,而民主就是讓全中國人民都有自由選擇自己做主的權利,讓大陸人民擁有自由選擇自己做主的權利等於吃掉大陸人民?什麼邏輯?而且,民主社會是少數服從多數,實現民主後,大陸人口占絕對多數,在全國的影響遠超臺灣人,從這個意義上說,“一國良制”不但不是“臺灣吃掉大陸”,反而是“大陸吃掉臺灣”。
如果“大陸”是指中共,那也不能說是臺灣吃掉大陸,因為在民主制度下,結社結党自由,中共也和其他一切政黨一樣都擁有自由結社權,可以合法生存,參加選舉。

如果“大陸”是指中共的極權統治,那對不起,吃的就是你。極權統治反人民,不吃你吃誰?不是人民吃了你,就是你吃了人民。

由此可見,“一國良制”並不是“臺灣吃掉大陸”,而是“臺灣解放大陸”,而且是和平解放,比那個“不承諾放棄使用武力”的戰爭叫囂不知道高了多少。“一國兩制”是在繼續剝奪大陸人權利的情況下剝奪臺灣人的權利,“一國良制”則是在繼續保障臺灣人權利的情況下保障大陸人的權利。孰優孰劣,一目了然。

有人說,臺灣之所以不肯接受一國兩制以實現統一,是因為統一後臺灣領導人當不成總統了,所謂“寧為雞首,不為牛後”。這種想法也是專制思維的產物。首先,臺灣是民主社會,統一與否得看老百姓的意願,不是總統或什麼偉大領袖、獨夫民賊可以決定的(在大陸卻是中共說了算,大陸人坐井觀天,以己度人,竟以為全世界都一樣,臺灣當然更不會例外,於是就想當然地把這個“常識”套到了臺灣身上)。其次,臺灣的總統是定期選舉的,一次選上了並不是可以永遠幹下去(更不要說“垂簾聽政”了),就算不統一,臺灣領導人也無法保證自己可以永遠當總統。相反,如果臺灣和大陸統一了,只要你能時刻緊跟黨中央,拋棄自己的基本良知,努力做一個讓核心放心的走狗奴才,則不管如何民怨沸騰,你照樣可以“連選連任”乃至“自動當選”,如董建華。就像柏楊說的那樣,權力來自哪里,就效忠哪里。權力來自核心,就效忠核心;權力來自選民,就效忠選民。看來,還是統一好,因為民意這玩意根本吃不准,這次選上了,誰知道下次會怎麼樣?用“一國兩制”統一後,臺灣領導人在政治上不但沒有什麼損失,反而有大大的好處,因為只讓自己的主子滿意顯然比讓2300萬人滿意要容易太多了;用“一國良制”統一後,中共則失去了專制統治地位,就無法繼續剝削壓迫人民,就無法黨庫通國庫了,中共集團自然就受到了巨大的損失。可見,不是臺灣領導人為了自己的私利而拒絕“一國兩制”,而是中共集團為了自己的私利拒絕“一國良制”。臺灣方面為了統一,提出了“一國良制”,想要在全中國實行民主,願意和中共和平競爭,保障全中國人民的自由選擇權,既實現了統一,又實現了民主,一舉兩得,美哉;而中共卻想繼續在大陸搞極權統治,排斥其他一切政黨,強姦民意,還想用所謂的“一國兩制”統治港澳臺。誰才是真正阻礙中國統一,不是已經一目了然了嗎?

4.大陸人瞭解臺灣嗎?

一些大陸人很喜歡強調自己對臺灣是多麼多麼地瞭解,同時又對臺灣人“不瞭解祖國大陸”表示痛心疾首(當然,大陸人把這筆帳都算到臺灣當局的頭上)。

這令我想起克林頓1998年訪華在北大演講後北大學生提出的第一個問題,該名學生認為“由於中國正在改革中實行開放,我們對美國的文化、歷史和文學有了更好的瞭解……但是美國人民對中國人民的瞭解似乎不如中國人民對美國人民的瞭解”,問克林頓“作為10年來第一個訪華的總統,您計畫做些什麼事情,來加強我們兩國人民之間的真正瞭解和尊重?”
這個學生的想法在中國可能有一定的代表性(我當時也是同樣想法),當時最新一期的《南方週末》上曾有人對此觀點提出質疑,認為中國人並不是真的瞭解美國,我當時對這種質疑頗不以為然。直到後來我對美國有了一些粗略的瞭解後,才意識到以前的我是多麼無知。事實上,一般的中國人從來就沒有真正瞭解美國。中國人對美國的所謂“瞭解”只是停留美國的物質層面,比如說可口可樂、麥當勞、好萊塢大片、迪士尼、微軟之類商業上的成就,此外就是黨喉舌拼命渲染的所謂“霸權主義”以及一些“美國社會的陰暗面”之類的東西,而對美國真正的精神層面的東西,即美國的立國理念、基本價值觀--自由民主人權--卻一無所知。就好像一個人,你只看到了他的外貌穿著,而對他的精神心理人品一無所知,你能說自己瞭解他嗎?
很多大陸人缺乏對民主政治的最起碼的常識,缺乏對臺灣的最起碼的瞭解,但他們卻硬是以為他們什麼都懂了,都自以為看透了臺灣,看透了民主,還經常煞有介事地評論臺灣的政經問題如何如何,自我感覺好得要命。這種莫名其妙的虛妄的自信實在令人瞠目。

最可悲的地方是,很多大陸人居然將現在的臺灣比作大陸當年的文革,這充分說明了這些人對民主的無知,甚至對文革也是極度無知。文革是最高統治者在背後一手操控的對人民的大屠殺,現在的臺灣有大屠殺嗎?文革時期,不同意見者殺無赦,甚至很多人被全家殺絕,還有大量駭人聽聞的吃人事件、活體解剖,比起日本侵華有過之而無不及,現在的臺灣是這樣嗎?在臺灣可以合法安全地批評陳水扁,在文革中可以這樣對待毛賊而安然無恙嗎?把現在的臺灣比作文革,要麼是對文革極度無知,要麼是對文革極度美化。從這一點可以看出,中共的愚民政策是何等成功、何等毒害人民,當今中國大陸“全民白癡化”的現象是何等的嚴重。

98年(改革開發20周年)時《大學生》雜誌曾經做了一次大學生對“文革”認識情況的調查,調查結果令人震驚。80%的學生自認為對“文革”的瞭解僅限於“聽說過一點”;不少人不知道“文革”的起止年月及標誌;在問及“文革”產生的原因時,有人答:由個別領導或反革命集團陰謀策劃;在問及未趕上“文革”有何感想時,有人說遺憾,失去了一次鍛煉機會;在問及再來一次“文革”時,有人說未嘗不可,“文革”中的群眾運動方式可以抑制當前的社會腐敗。對於今天總結“文革”的現實意義,有人說沒什麼現實意義,有人說它的意義不過是段歷史而已,有人說在於為發動真正的文革做準備。(摘自《南方週末》)

這就是當時的中國大學生對“文革”的基本認識,現在的情況應該也沒有多大差別。很多中國人總是指責日本修改教科書,可他們卻不知道,和中共官方完全操控任意編造教科書、任意篡改歷史的行徑比起來,日本一些民間出版社的做法根本就是小兒科罷了,不值一提。

大陸人不瞭解民主倒還罷了,現在卻連文革都沒有正確的認識,看來文革那些人真是白死了。文革是中國歷史上破壞力空前的一次浩劫,中國人從肉體到精神都受到了徹底摧殘。在文革結束後,中國人對文革的反省本可以成為中華民族鳳凰涅槃的一次機會。可惜的是,在中共的極權統治下,這註定要成為一個泡影,因為中共唯一關心的是自己的權力,從不關心國家民族的利益和前途。文革的所有的罪責都被推到四人幫和林彪身上,中國大陸至今仍無法對文革進行真正的反省。文革產生的根源絲毫沒有被觸動,文革的主導者(雖然已經變成了一塊又毒又臭的爛肉,卻依然要浪費納稅人的大量金錢)始終帶著“偉大領袖”的貞潔牌坊“供人民瞻仰”。

現在的中國大陸,普通民眾的處境較之80年代更加惡化。國內學者康曉光發表在《戰略與管理》雜誌上的《未來3-5年中國大陸政治穩定性分析》一文指出,“80年代基本上是“雙贏”的時代。精英和大眾的處境都得到大幅度改善。90年代的特徵是‘贏家通吃’”,“進入90年代以來,他們(大眾)的政治地位和社會地位進一步下降,而物質生活品質卻沒有得到明顯改善,一部分人還淪入絕對貧困狀態,過著朝不保夕的生活。與此同時,精英幾乎攫取了全部的經濟發展成果。在90年代,中國大陸的收入分配的不平等程度迅速擴大,目前以吉尼係數衡量的收入不平等程度大約為0.45,已經進入了世界上最不平等的國家的行列”,大眾處境“全面惡化”。此外,政治改革停滯不前甚至倒退,各行各業貪污腐敗假冒偽劣橫行,整個社會道德淪喪,生態環境被破壞殆盡,可謂是中國歷史上最腐朽墮落的時期。但奇怪的是,某些大陸人自我感覺卻好得要命,自己得到了好處就一口咬定全中國人民都得到了好處,中國的形勢一片大好,不是小好,是大好,而且還是越來越好。一開口就是什麼上海、北京、廣東這幾個樣板地區,好像這幾個地方就等同于全中國,就無視大多數人的死活,睜著眼睛說瞎話,拼命替遠比舊國民黨殘暴腐朽無數倍的中共塗脂抹粉。愛党國人士對大陸的瞭解尚且如此,還敢說瞭解臺灣?這些人動不動就說臺灣人不瞭解大陸,或質疑誰誰誰是否在中國大陸,總是牛B地要求別人到大陸來看看。我有時候真懷疑這些人自己是不是真的在大陸。

一些大陸人自作聰明,想以當年希特勒上臺來證明民主的壞處,以此教訓臺灣人,其實這是自己打自己的嘴巴。希特勒在德國做了這樣幾件事:使用暴力手段(衝鋒隊、党衛軍)迫害反納粹的民主人士;取消結社結党自由,實行一黨專制,除納粹以外一切政黨組織都屬非法,都被取締;取消新聞自由,取締所有獨立媒體,實行新聞審查,一切宣傳工作都由德宣部控制。這些是民主嗎?再來看今天,究竟是大陸還是臺灣在實行和當年納粹德國一樣的制度?大陸和臺灣究竟誰更像納粹德國、更像希特勒?如果希特勒是民主,那中國大陸不也是民主了?直接舉中國大陸的例子來證明民主不好,豈不更方便?又何必捨近求遠?當年希特勒之所以能夠上臺,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因為德國人普遍覺得德國在一戰失敗後受到了不公平的對待,當時德國人的心中普遍有一種被列強壓迫的感覺,由此產生了一種強烈的恥辱感,滿腦子都是“德意志民族的偉大復興”,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全民的法西斯民族主義狂熱助長了納粹,把自己國家的前途完全寄託在納粹黨(全稱“民族社會主義德國工人党”)這樣一個和中共同樣性質的法西斯政黨身上。一旦有其他國家批評納粹德國,希特勒就說這是“國際反德勢力的陰謀”、“害怕德國強大”云云。

5.南北韓與兩岸的對比
有些愛党國人士自作聰明,以韓國對朝鮮半島統一的積極態度來對比臺灣對兩岸統一的態度,企圖以此證明臺灣之數典忘祖、臺灣人之差勁,並進一步強化大陸立場之正義性。這種看法未免太荒唐,簡直是牛頭不對馬嘴。
有愛党國人士先高聲質問:人家韓國人怎麼不因為統一而擔心自由民主和財產受到影響?然後自說自話曰:因為韓國人愛國家和民族,有強烈的民族感情云云。韓國人有強烈的民族感情倒是不假,但是我想問一句,朝鮮半島現在統一了嗎?好像還沒有吧?如果韓國人民真的不在乎自身的利益(包括自由和人權),為什麼到現在還不統一?還在等什麼?朝鮮半島統一與否最關鍵的地方並不是經濟問題,而是政治制度問題。

有人說韓國並沒有像臺灣那樣“以自由民主抗拒統一”,首先需要指出,說臺灣“以自由民主抗拒統一”本身就是胡說,臺灣只不過是以“一國良制”來回應中共的“一國兩制”而已,只是提出另一種統一方法而已。憑什麼說中共提出的方法就是“促進統一”,而臺灣提出的方法就是“抗拒統一”?

有人會問,為什麼韓國沒有提出“一國良制”呢?這是因為現在還遠沒有談到關於統一的實質問題,北朝鮮沒有提出用“一國兩制”統一朝鮮半島,北朝鮮為中央,韓國為特別行政區,韓國當然就沒有必要以“一國良制”回應。不過話說回來,如果將來真的談到實質問題,韓國必然是主張用民主制度統一朝鮮。退一步說,就算是搞“一國兩制”,也只能以韓國為主。不過,金正日這個獨夫民賊不太可能放棄自己的極權統治,所以朝鮮半島的統一前景並不樂觀。

有人說韓國並不像臺灣那樣拼命搞分裂,而是熱衷於統一。這種說法很搞笑,韓國本來就是國際公認的獨立國家,還要搞什麼分裂?如果臺灣已經被國際上公認為獨立國家,還需要“搞分裂”嗎?

朝鮮半島的統一進程完全是建立在南北韓都是獨立國家的基礎上的,只有在這個前提下朝韓兩國才能進行平等談判。現在的臺灣並不具有韓國所具有的這種地位,怎麼能要求臺灣的表現和韓國一樣?兩韓能,兩岸為什麼不能?很簡單,因為目前的兩岸關係和兩韓關係根本不是一碼事,臺灣遠沒有獲得韓國那樣的談判地位,想“能”也“能”不起來,結果自然是“兩韓能,兩岸不能”了。

那些指責臺灣不如韓國的人也不動動腦子,既然大陸不能像北朝鮮對待韓國那樣(承認韓國是主權國家)去對待臺灣,那又憑什麼要求臺灣就必須像韓國對待北朝鮮那樣去對待大陸?

如果“朝鮮統一”就是指實行以北朝鮮為中央的“一國兩制”,韓國為特別行政區,在基本體制上還是北朝鮮最大,你去問問韓國人還願不願意統一?
先說到這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