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策空間 National politics

關於部落格
要求得和平,就必須備戰
  • 29472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轉貼 深藍-----最頑固的中國人

 我們的一位台灣網友,那一天告訴我,她也會去護聖火的。而第二天她寫回的文字,讓我知道她做了一個不可思議,又實在情理之中的舉動 – 她帶了一面五星紅旗去參加這個中國人的盛會。她說 – 這是第一次和這面旗幟一起出來,還真有些不習慣。
  這位網友,就是曾經幫助我把《金晶感動中國》一文貼到台灣的XX。
  有人為XX的這個舉動鼓掌,我也是其中之一。而XX從未解釋過自己為什麼這樣做。
  是“我們又爭取過來一個台灣同胞”麼?
  XX的家庭是典型的深藍,如果不了解深藍是怎樣一群人,就很難理解XX這個舉動的含義。
  深藍是怎樣一群人呢?
  深藍是那種非常傳統,也最為頑固的國民黨人。
  我家與國民黨素無瓜葛,我開始了解深藍,是在美國奧馬哈工作的時候,認識了一位路遇的台灣朋友麥克,他比我大十幾歲,因為都是軍事愛好者,我們聊得頗為投契。我至今保留著他送給我的《世界戰列艦圖集大全》。在美國中部荒涼的小城,中國話是一種難得的東西。於我如此,於他恐怕也如此。一個五星紅旗下長大的中國人,和一個青天白日旗下長大的中國人,成了朋友。
  他的父親是國民黨海軍軍官,江蘇南通人。麥克說他父親對故鄉的最後一瞥,是從長江突圍的軍艦上,在解放軍密集的炮火中遠望故鄉,留下一句話是 – 此仇不報枉為人。
  他對我說,幾十年了,老家不知道被共產黨糟蹋成了什麼樣子。
  這句話讓我大為吃驚。因為1991年我去過南通,那是個干淨漂亮的小城。去那裡住在我一個同學家裡,他爸爸是養蠍子的專業戶,日子過的紅紅火火。即便是農村,也可見到田間一座座的小樓,雖然簡陋,到底是樓 – 那就是南通農民的住宅。
  說共產黨糟蹋實在說不過去,南通,老百姓的日子過得很不錯的。
  我把這件事告訴他,還有帶去的相冊,其中有一張我在南通某塔下面的照片。
  麥克的驚訝絲毫不亞於改革開放時我們看到外面世界時的情狀。那一刻,我才理解所謂宣傳,不僅存在於ZXB,那邊也是一樣的。
  還有一位在神戶生活的國民黨退休老將軍。老人原來是廖磊將軍的警衛員,回憶起幾十年前的淞滬抗戰,依然神采飛揚,一字一頓地點著玻璃板告訴我 – “老-百-姓-說-沒-見-過-你-們-這-麼-窮- 的 – 兵”
  采訪結束的時候,在他的客廳我們本來是要合影的,但我猶豫了,因為擺在他客廳中間的,是大大一面青天白日旗。
  老爺子不高興了,同樣一字一頓地對我說 – “這- 是 –中 –國 –旗- 阿。我- 們 –又 –沒 –有 – 易 –幟”
  最後我還是沒有照,而委托我采訪的女編輯主任對我的顧慮哭笑不得 – 如果對方不強調,我們通常默認那是國民黨的黨旗阿,ZXB也不會說你有問題。拍,應該拍,他們是中國國民黨麼!
  老人給我講起過他對內戰的看法 – 國民黨敗在美國人身上。
  理由呢?大家都有了退路,打不過就跑到美國去,誰還肯拼命?
  其實,這個理由很不充分。我的看法,國民黨在大陸的失敗,最主要的原因還是自己的問題,我祖父當年評價 – 北京的市民熱烈歡迎國民黨進城,那叫光復,結果他們的警察夜裡根本不巡邏,還不如偽警察負責呢。物價。。。
  跑美國那可是真的。老人的話另有他一番道理,也透出了“深藍”的真諦 – 敗退到台灣的國民黨,不夠頑固的,都跑到外國去了。連陸軍上將劉峙,都寧可跑到南洋去教小學也不肯在台灣。
  發財的,想保住可是不難,去美國吧,台灣當時也很苦的,而且很有可能守不住。
  留在台灣的,都是最頑固的反共分子。
  卻也是頑固的中國人,寧可被對岸的中國人打死也不肯流亡外國做“白俄”的中國人。
  這些深藍的中國人,對那面青天白日旗自有他們的感情。他們生,生在這面旗幟下,從小受的教育告訴他們這就是祖國;死,死在這面旗幟下,和大陸一樣,死後以“國旗蓋棺”為榮耀。
  對於他們和他們的後代而言,青天白日旗是父輩曾經為之戰鬥的中國國旗,故土的像征。
  所以,深藍的陣營,是一個對共產黨素無好感,乃至政治上頗為對立的階層。
  然而,他們又是最從心底認同自己是中國人的一群人。
  老人是八十年代台灣經濟穩定發展後才渡來海外的 -- “我們是孤臣孽子。”老人如是雲,帶著八十幾歲老者那種特有的頑固,讓我想起了從金三角撤回台灣的“小李將軍”李國輝 -- 在部下反對去台灣的聲音裡,他高聲叫道 -- “我去台灣不是享福”。李國輝回台灣是開養雞場,如果留在緬甸起碼是個大軍閥。
  只因為台灣是中國人自己的土地。
  綠營雖然叫喊得凶狠,實際上真的和共產黨打過仗的,都是國民黨人,台灣的“忠烈祠”裡,沒有民進黨。讓律師們。。。去扛槍?從這個角度說,民進黨實在沒有資格質疑誰愛台灣。
  青天白日,是深藍陣營心中的國家像征。這樣“頑固”的一群人和他們的子孫,想像他們會輕松地改換門庭是件滑稽的事情。
  馬英九亦然,他在壓力下依然不放棄自己始終是一個中國人的立場,但是他並不認同共產黨。
  神戶的老人曾經問我 – 共產黨對鄭成功怎麼看?
  就像我不會放棄五星紅旗一樣,他們對於青天白日旗,也有同樣的感情。
  今天的深藍後代,反共的不多了,但不認同共產黨的依然占大多數,這就是描述九二共識形成前的談判也要說“雙方分歧很大”。
  然而,XX卻帶了一面五星紅旗出現在舊金山的街頭。她是深藍的子弟,北方人的性格,於她而言,這是什麼含義呢?
  一九三七年九月六日,陝西三原石橋鎮,大雨,劉伯承部紅軍改為國民革命軍第一二九師的儀式在進行。
  堅定的中國共產黨黨員劉伯承率先摘下了紅軍帽,換上帶有青天白日徽記的八路軍軍帽,以下一萬三千名將士揮淚隨之換裝。
  他們不是要背叛共產黨,而是“黨”字上面還有一個“國”。
  一二九師的誓詞曰:
  “日本帝國主義,是中華民族的死敵,它要亡我國家,滅我種族,殺害我父母兄弟,奸污我母妻姊妹,燒我們的莊稼房屋,毀我們的耕具牲口;為了民族,為了國家,為了同胞,為了子孫,我們只有抗戰到底!
   為了抗日救國,我們已經奮鬥了六年,現在抗日民族統一戰線已經成功,我們改名為國民革命軍,上前線去殺敵!我們擁護國民政府及蔣委員長領導全國抗日,服從軍事委員會統一指揮,嚴守紀律,勇敢作戰,不把日本強盜趕出中國,不把漢奸完全肅清,誓不回家!
   我們是工農出身,不侵犯群眾一針一線,替民眾謀福利,對友軍要親愛,對革命要忠實。如果違犯民族利益,願受革命紀律的制裁,同志的指責!謹此宣誓。“
  楊得志將軍回憶 – 想不通阿,十幾年了,多少血債,見到青天白日帽子就要打阿!
  紅軍的換裝,只為了作為一支中國軍隊護衛國家的權利。
  我的理解,XX帶五星紅旗前去,理由與此相類 – 這面旗,在今天的舊金山代表中國。帶這面旗去,代表著一個中國人對自己國家的支持。
  其實,於那一天,有多少平時對共產黨不滿的人們,同樣走了出來,帶著他們的五星紅旗,為了反對對中國不公平的聲音。非為一家一姓,非為一黨一派,天下興亡,匹夫有責而已。
  只因為,這面旗,在這一日舊金山的街頭代表中國。
  看方志敏的《母親》,為了一個共同的母親而已。
  於XX而言,這並不是對存在心中的青天白日旗的背叛,而是因為,今天手中的五星紅旗和心中的青天白日,含義相同,都是 -- 中國。
  生我父母,墓我祖先的家國。
  這是一個對於民族的認同 – 這個國家,屬於你,也屬於我,我們當共同為它努力。愛台灣,也愛中國,於中國的古訓而言,國家,在黨派之上。-- 按照我對深藍的理解,這樣解釋XX的心態,不知道是不是解得正確。
  五星紅旗,青天白日,都是中國人的旗幟,過去曾共同挽救過國家於垂亡,未來,也期待能共同把海峽的隔閡填平。
  即便帶著青天白日旗去聲援火炬的傳遞又如何?不過代表著不同的中國人共同的聲音。我想XX是不願意在外人面前強調同為中國人內部的不同。
  只要都是中國人就好。
  “兄弟鬩於牆,外御其侮”,何為外侮?以中國為蠻夷者,以私利分裂國家者。其他的,家事也,我們中國人自己來慢慢解決吧。
  將來國家統一的那一天,相信我們一定會有一面共同的旗幟 – 作為大陸人,私心中我當然期望那是五星紅。然而,這旗幟不應該是一面遮蓋一面,“五星出東方利中國”,當也是青天白日旗下面的中國人相同的心願。
  謝謝你,我們血濃於水。

http://cache.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sport/1/112127.shtml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