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國策空間 National politics
關於部落格
要求得和平,就必須備戰
  • 3059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從「泰坦尼克」到「克拉瑪依」,價值觀的巨大差異


  災難降臨時,乘客之一的侯伯牧師,召集全船數十名基督徒到甲板,宣告道:我們已信耶穌,將獲永生,但船上還有不少未信教的人,我們應應讓他們首先得救,基督徒們熱烈回應,手牽手唱起聖詩。其它乘客大受感動,秩序井然,一致禮讓婦女兒童首先登上救生艇。侯伯牧師掉到海裡後,抓住了一塊浮木,看到一位手無一物年輕人要沉下去,侯伯牧師喊道:「年輕人,耶穌要救你!」一把將浮木推給了年輕人,年輕人生還了,侯伯牧師卻沉入海底。這位年輕人抵岸後,立即繼承起侯伯牧師的遺志,到處傳播神的福音。
  
  有人勸說67歲的頭等艙乘客、全球最大百貨公司──梅西公司的創始人斯特勞斯上救生艇,老人毫不猶豫的回答道:「只要還有一個婦孺沒上救生艇,我都絕不會上」!著名銀行家古根漢姆,從容換上華麗的晚禮服,對太太寫下遺言:「這條船將不會有任何一位女性,因為我佔據救生艇的位置而留在甲板上。我要死得體面,像一個紳士,一個真正的男子漢」。
  
  這些死難的男性乘客中,還有億萬富翁阿斯德、資深報人斯特德,炮兵少校巴特,著名工程師羅布爾等,他們都呼應侯伯牧師,把自己在救生艇裡的位置讓出來,給那些來自歐洲,腳穿木鞋、頭戴方巾、目不識丁、身無分文的農家婦女。
  
  泰坦尼克號沉沒了,一個箴言航行到整個世界:「男人永遠是女人的保護者」。美國詩人查爾斯•漢森•湯恩用詩句抒發了這種情感:
  浩翰無邊的大海,
  不要夢想,
  你擁有了他們 
  那些為了孩子和女性的安全, 
  犧牲了自己生命的勇敢的男人。 
  他們仍然屬於我們, 
  屬於我們活著的一群。 
  你嫉妒地把他們緊鎖在海底, 
  但鎖不住他們飛揚的精神 
  他們的靈魂正遨遊在世界, 
  一直飛進天堂的大門……
  
  全世界都見證,無論是泰坦尼克號即將沉沒還是紐約世貿大廈即將坍塌的時刻,幾乎所有成年人,都不暇思索,把生的權利和希望,首先留給兒童、首先留給婦女!
  
  1994年12月8日新疆克拉瑪依市劇院近500名小演員向近300名市黨政軍領導匯報演出,齊聲高唱「共產黨好」、「社會主義好」。突然間,年久失修的電線短路著火了,整個劇院的燈光滅了,舞台上煙霧騰騰。熊熊烈焰燃起,「精神文明」的表演會堂頓成人間地獄。 
  
  當時的主持人大喊:「大家不要吵,不要動 ,讓領導先走 ,讓領導先走!」300名黨政幹部爭先恐後的逃命,踩死了288名天真爛漫的兒童,其中獨生子女占98%;總計325人死亡,136人燒傷,130名中小學生終身致殘的。在孩子們弱小的屍體上,有成年男人的大皮鞋印,也有成年女人細若尖刃的鞋跟所踩下的血洞。一名被踩破肚皮的小男孩,被運往殯儀館時,腸子還拖在地上。最後是一份死亡率統計:小學生:60%死亡,幾乎都是被踩傷後煙熏死的。在場的有40多名教師,有36位遇難,絕大部分為掩護學生而殉職。有一名舞蹈教師,前後幫助12名孩子逃生,她自己的兒子卻葬身火海。黨政軍領導幹部:無一人死亡或受一點兒輕傷,人類5千年歷史上最無恥的組織。新疆石油管理局副局長方某,硬是從塞滿孩子的唯一出口擠出去,一頭扎進轎車,途經消防隊也未下車報案,他直奔醫院。市教委副書記況某,一頭鑽進了廁所,將原本可以躲避三十幾人的廁所反鎖並死死頂上,任憑孩子們嘶聲哭喊,也絕不開門。事後,況某驕傲地的向記者炫耀自己「豐富的逃生知識」。

十年前克拉馬依市的那場大火,796名學生全部陷入火海,323人死亡,1
32人燒傷致殘;死者中有288人是天真美麗可愛的中小學生。在場的40多名教師,有36位
遇難,絕大部分為掩護學生而殉職。而在那場大火之前觀看孩子們演出的克拉瑪依市副處
級以上官員有20幾個,當時他們的位置離火源最近,離逃生門最遠,全部以閃電般的速度
逃出火場,竟"奇跡般"地無一人傷亡,而且走出劇場門口時還個個衣冠楚楚! 那個在生
命攸關的生死關頭臨危不亂、振臂高呼"大家坐下,不要動,讓領導先走!」的敗類竟然
升任克拉馬依市市長!嗚呼,天理何在? ? 
   
  事實很清楚,是克拉瑪依市教委的主持官員葬送了學生逃生的時間與機會!造成了本
來可以避免或減少的學生大批死亡的慘劇!作為大人,明知火災的危險,卻把孩子留置於
死地而不顧,無異於故意殺害孩子! ? 
   
  更為令人匪夷所思的還是原新疆石油管理局教育培訓中心party委副書記況麗,在熊
熊的大火吞噬著數百名兒童生命的時候,沒有指揮打開所有安全門和組織學生疏散,只顧
自己逃生。她憑藉著對友誼館地形的熟悉鑽進了廁所,又憑著成年人的力氣,把原本可塞
三十人以上的廁所反鎖頂上,任憑孩子們哭喊也絕不開門;事後她指著廁所門外地上一百
多具學生屍體,恬不知恥的、驕傲地向記者炫耀自己的逃生知識有多豐富。 
   
  此情此景用什麼樣的語言來形容這位劫後餘生的"英雄"女士,都會顯得語言的貧乏。
此時此刻我想起三十年代上海灘上那句曾令中國人惱羞成怒,至今還耿耿於懷的"狗與華
人不得入內",想起洋人們辱罵中國人是"大陸豬",想起日本的商店門前赫然樹立起的"華
人不得入內"的牌匾,想起在世界著名的旅遊景點用中文張貼的各種警示標誌,想起洋人
們即使是在境內旅遊時的公共汽車上,當看到年長的老人都沒有像大陸人那樣的無動於衷
的熟視無睹,而是彬彬有禮的起身為年長的人讓坐。 
   
  與其說洋人曾經污辱中國人為狗和豬,不如說我們那些理應為人師表的領導們自取其
辱!如果將此女士比喻成為狗和豬,實在是對狗和豬的污辱! 
   
  大家知道90多年前世界最豪華和龐大的「泰坦尼克號」即將在黑夜中沉沒時,由於船
上人多而救生艇不足,許多資產階級富翁和貴族人士不是利用各種優勢"先走",而是紛紛
主動讓出逃生機會,堅持讓婦女兒童先上救生艇,一位富翁為此留下遺言:"我決不會讓
一個婦女兒童先我而死,我要死得像一個男子漢!" 
   
  半個多世紀以前的1948年4月8日清晨,卡斯特爾,耶路撒冷公路旁一座建立在羅馬古
堡廢墟上的村莊,幾千名全部武裝的阿拉伯士兵從三個方向向山頭髮起了猛烈攻擊。下午
1 點30 分,臨時拼湊起來的猶太民兵的防禦崩潰了,戰鬥的指揮所也被佔領。"帕爾馬赫
"突擊隊(以色列國防軍前身)第四營的一名連長率領一個排趕來增援,並留在最後掩護
撤退。 
   
  在那次戰鬥中,掩護撤退的30名"帕爾馬赫"突擊隊戰士陣亡了24人,除一名受傷的班
長外,部隊指揮員全部戰死。當"帕爾馬赫"部隊完成掩護任務準備撤退時,阿拉伯人的包
圍圈已經幾乎合攏了。帶隊的連長和副連長對望一眼,發出了最後一道命令:"士兵全體
撤退,軍官留下掩護!" 
   
  這道悲壯的命令從此被載入以色列國防軍的史冊。五十多年以來的數次中東戰爭中,
以色列國防軍一代又一代年輕的軍官們也像他們的先輩一樣,高喊著同樣的命令抵抗住了
一次又一次的失敗,再把失敗轉化為令全世界為之瞠目的輝煌勝利。 
   
  一個民族之所以偉大,是這個民族當中無數的人民用青春、鮮血和生命,世世代代為
了真理和政義事業努力的奮鬥和不懈的拚搏。 
   
  
"士兵全體撤退,軍官留下掩護!"以及"我決不會讓一個婦女兒童先我而死,我要死得像
一個男子漢!" 和"大家坐下,不要動,讓領導先走!"以及原新疆石油管理局教育培訓中
心party委副書記況麗,恬不知恥的向記者炫耀自己的逃生知識有多豐富。 這鮮明的對比
和如此強大的反差,這涇渭分明的道德觀念和截然不同的結果,是否能夠真實的反映出不
同的國家,不同的民族,不同的制度下的人民不同的價值觀、人生觀和做人的不同理念。

  七十年代在大陸風行一時的《閃閃的紅星》,電影當中的主人公潘冬子看到親愛的媽
媽為掩護鄉親們撤退,在熊熊的烈火中從容就義,激動的說:"媽媽是黨的人,絕不能讓
群眾吃虧,這是我媽媽說的!" 
   
  黨的人、黨的領導人豈止是在電影當中,在所有的媒體和所有的文字記載當中,幾乎
都能夠做到絕不讓群眾吃虧的人,也都能夠在生死面前誓死如歸,勇敢的用自己的生命保
護他人的生命。然而黨的人甚至還是黨的領導們在殘酷的現實當中,卻上演了一幕讓數百
名學生用生命"掩護"自己逃生的貪生怕死的可恥醜劇! 
     
  難怪一位到克拉瑪依市出差的記者,在和出租汽車司機不經意的聊天中得知,十年前
那位高喊著"讓領導先走"的千古罪人,竟然榮升為克拉瑪依市的市長和石油管理局的局長
後,發出了"這還是人組成的世界嗎?這還是人生活的世界嗎"的吶喊。 
   
  生命攸關的生死關頭大喊著"讓領導先走"的人如今高官得坐,心安理得的接收著億萬
人民頂禮膜拜,盡享著榮華富貴,這種欺世滅祖忘經數典的罪惡行徑,正無時無刻的腐蝕
著國人的良知;讓軍官留下掩護的人和所有的軍官,他們的英雄壯舉正激勵著一代代的猶
太人。那323名葬身火海天真活潑的花朵們呀!你們豈止是被兇惡無情的大火奪去的生命
嗎?你們難道不是被你們崇拜的偶像和最尊重的長者們殘忍的殺害的嗎?!你們也許只有
在陰曹地府才能認清那些你們信任、依賴、崇拜、歌頌的偉大領導們醜陋、骯髒、猥褻的
靈魂。  

http://luntan.epochtimes.com/luntan/big5/t28.html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